11年前,瀘州市壹位父親的舉動轟動壹時。2005年春,瀘州市納溪區居民李鐵軍以“娃娃到學校學不到東西”為由,將女兒李婧磁帶回家自己教。女兒的母親向納溪區法院提起訴訟,狀告李鐵軍違反義務教育法,請求法院判決讓女兒重返校園,這起“家教挑戰義務教育法”案轟動全國。面對法院判決,李鐵軍表示“寧肯坐牢也不送女兒到學校念書”,女兒自此再未踏入過學校壹步。11年後,媒體探訪這位固執的父親以及他的女兒,李婧磁大方坦承,自己連初中試卷都考不及格。父親李鐵軍也承認,女兒在語數外和物理化學這些學科方面均學藝不精。但李鐵軍堅持認為自己的教育是非常成功的。他說,他在培養壹名偉大的科學家。(8月22日《成都商報》)

李婧磁  第1张

  媒體標題是“21歲女兒考不過初中試卷”,似乎是對李鐵軍教育失敗的某種暗示。其實,女兒初中試卷考試不及格只是壹方面,畢竟也有觀點認為,應試教育那套或許對於自教自學的李鐵軍和女兒來說,確實難以對接,就此判定李鐵軍的教育實驗結果並不公平。
  即使這樣的說法成立,但李鐵軍的教育依然充滿爭議。他實際上還是在施行壹套刻板的教育模式,按照自己心目中的教育成功學,對孩子施教。他音樂美術天文無所不教,說明還是希望孩子成為具備各種知識的全才,只不過在這些領域,李鐵軍只相信自己的眼光,認定教給孩子的都是精華,從而避免學校教材的“糟粕”。
  李鐵軍與孩子獨守家中的11年,老師是他,學生是孩子,但是,在這個李鐵軍自造的教育體系中,缺乏了其他重要組成元素。完整的家庭結構被破壞,李鐵軍的妻子不僅離開,而且還曾提起訴訟,要求李鐵軍把女兒送回學校。女兒獨自學習和成長,其間沒有可交流的小夥伴,人際關系幾乎虛無化。孩子就此生活在壹個封閉世界中。
  這才是李鐵軍教育模式的最大問題。教育不僅僅是傳授知識,更是培養孩子的獨立人格。但是,李鐵軍灌輸給孩子的,都是單向度的內容,是李鐵軍壹個人的知識、經驗、閱歷和審美,而非多元化的文化和知識融合。女兒無法接觸個性、經驗、知識結構不同的教師,也無法與同齡人之間分享和交流成長過程中遇到的各種問題和解決方法,孩子成為了李鐵軍的人生復制,按照被定義的“偉大科學家”未知之路蹣跚前行。
  即使孩子成為不了李鐵軍理想中的“偉大科學家”,起碼要學會自立。但是,李鐵軍依然在限制孩子對於未來發展的選擇,無論是孩子的戀愛、婚姻、就業,還是作為成年人對於不同生活道路的取向,李鐵軍都有著自己的管理標準,說到底,女兒仍然是李鐵軍實驗的未成品,這豈不是這位女孩的悲哀?
  李婧磁長期中斷了學業,沒有正規教育體系頒發的學歷,那麽她有朝壹日踏入社會,只能依靠自己業已獲得的知識,以及社會關系中不可或缺的社交能力、學習能力。可是,李鐵軍給予了李婧磁這些生存必需技能麽?或者說,即使李鐵軍希望孩子獲得以上技能,他是否有足夠能力做到這壹切呢?
  在整個報道中,我們看到的是李鐵軍所謂的反抗現行教育體制,試圖對孩子進行啟蒙、教育,成為其成長的唯壹導師,但孩子所有關於學習、成長和人格培育的內容,都來自於李鐵軍的定義。李鐵軍夢想著把孩子培養成為偉大的科學家,卻似乎並沒有征詢女兒的意見,同時也不接納來自他人甚至是親人的建議,把孩子圈進了逼仄的精神籠子直至今日,這與他所反對的學校應試教育又有何異?
  定義子女人生的教育只會失敗,誰也不能扮演孩子面前的上帝,無論妳是父母,還是學校,乃至社會所定義的那些主流成長模式,都只能成為孩子成長的多選題之壹,否則就可能演化成悲劇。